当前位置:首页 > 抖音歌曲 > 正文

抖音歌曲十送红军二胡曲谱

今天给各位分享抖音歌曲十送红军二胡曲谱的知识,其中也会对二胡十送红军独奏简谱进行解释,如果能碰巧解决你现在面临的问题,别忘了关注本站,现在开始吧!

本文目录一览:

二胡独奏.十送红军定什么为空弦

如果有经过改编的二胡独奏曲《十送红军》,当然要按曲谱标注的调及指法演奏了。

如果没有,这首歌曲的最低音是 ·6(底下 · 无法打进去﹚,建议空弦用 ·5 2 或 ·6 3

这样才能完整地拉出每一个音符。

二胡曲《雪山魂塑》简谱

简谱:

相关介绍:

《雪山魂塑》,作曲家刘文金先生所创作。此曲是一首带有音画性质的单乐章二胡协奏曲。原名《雪山情怀》,初稿完成于2006年4月,是作曲家为了纪念红军长征胜利70周年而作。2007年7月,又进行了较大幅度的修改。全曲共有四个部分:征途,雪山,战友,朝霞。

扩展资料

《雪山魂塑》中,“战友”部分伴奏弹出了《十送红军》的温馨主题,二胡以江西山歌的曲调同它融会在一起。刻画了红军战士在夜宿时梦中思念故乡亲人的深厚感情,也许是红军伤病员牺牲前在弥留之际朦胧的回顾与真挚的寄托。

朝霞伴奏弹出了辉煌的江西山歌单调,预示着曙光的来临。二胡自由而明亮的旋律迎来了朝霞,伴奏随之以激情的三连音,引出了陕北民歌《山丹丹开花红艳艳》,二胡则以华彩式的跃动音型穿插其间。着力描写红军长征胜利到达陕北时的庄严瞬间,同时也象征着中国革命发展壮大的光辉前景。

二胡 笛子合奏曲

截止2020年3月,二胡、笛子合奏曲如下:

1、《野花香》是一首由佚名谱曲,佚名填词,华夏民族乐团演唱的歌曲。该歌曲收录在专辑《国乐民歌名曲-茶乡情 (18首)》中,由中凯吉韵公司发行于2017-01-01,该张专辑包含了18首歌曲。

2、《十送红军》是张士燮填词、朱正本谱曲、王云之编曲、宋祖英演唱的一首中国民乐歌曲,歌曲语种是国语,发行于2003年3月1日,收录在专辑《十送红军》中。

3、《权御天下》是一首由Various Artists谱曲,Various Artists编曲,小胡仙儿演奏的纯音乐歌曲。该歌曲收录在专辑《热门华语266》中,由新禧未来/种子音乐公司发行于2014-01-01,该张专辑包含了256首歌曲。

4、《天外有天轻快变奏》是一首由Various Artists谱曲,Various Artists编曲,小里多演奏的纯音乐歌曲,该歌曲收录在专辑《TVB配乐复刻》中,2018-04-06发行。该张专辑包含了50首歌曲。

5、唢呐+二胡+笛子《定教他白虎团马翻人仰》是一首由佚名谱曲,佚名编曲,上海乐团管弦乐队演奏的纯音乐歌曲,该歌曲收录在专辑《奇袭白虎团》中,由黄河唱片公司发行于1993-12-01。该张专辑包含了25首歌曲。

十送红军是哪十送啊?我怎么听歌里只有四送??

曾指导过多部歌剧的作曲家王庸,日前以侵犯著作权把《十送红军》的曲作者朱正本、改编者王云之以及中央电视台告上了法庭。 4月6日上午,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校青年志愿者协会军警职员服务总队组织同学们旁听了本案的审理过程。

71岁的老人王庸出庭陈述,1959年,为给纪念建国10周年“向北京献礼活动”组织节目,自己将赣南民歌《采茶调?长歌》加以改编,重新谱曲,并由曾宪屏等作词,写成《送同志哥上北京》。1960年,被告朱正本等人到井冈山采风,获得了《送》曲并根据其改编成《十送红军》。王庸认为,朱正本抄袭了自己的《送同志哥上北京》并改编成《十送红军》。王云之又擅自对《十送红军》曲谱进行修改形成央视版《十送红军》;2001年中央电视台播出由其摄制的电视连续剧《长征》,反复使用了《十送红军》一曲,而并未注明此曲是根据王庸作品《送》曲谱改编,也未向王支付报酬,经多次协商不成。朱正本则认为由于两首歌都来源于江西民歌《采茶调?长歌》,故有类似,纯属正常。问题争论的焦点就在于王庸是否对《采茶调?长歌》做了独创性的改编。原告认为,三被告在创作和使用《十送红军》过程中侵犯其著作权,请求法院判令三被告公开赔礼道歉,并赔偿经济损失10万元。

被告朱正本的夫人出庭应诉,她表示朱正本根本不认识王庸,也没有接触过《送》曲;王云之亲自出庭应诉,表示自己仅对朱正本的《十送红军》进行了改编;中央电视台则认为自己已经尽到了审查的义务,不存在侵权问题。双方在庭审过程中提供了多项证据,就此展开了激烈的辩论。说到动情时,两方甚至唱起了自己的作品。截至发稿时,此案仍在审理中,我报将会继续关注此事。

(资料来自人大青年网)

另外一篇相关资料:

歌曲《十送红军》的著作权纠纷历时一年后尘埃落定,知名导演王庸被确认是《送同志哥上北京》曲谱的改编者,该曲改编自江西民歌《长歌》。但《十送红军》并没有改编自《送同志哥上北京》,王庸的著作权也谈不上被侵犯。

2001年6月,中央电视台向全国首播其摄制的电视连续剧《长征》,剧中《十送红军》作为主题曲反复使用。曾指导过《白毛女》、《江姐》等音乐剧的作曲家王庸称,《十送红军》是根据自己1959年创作的歌曲《送同志哥上北京》改编的。

因此,他将《十送红军》的创作改编者朱正本、王云之和中央电视台告上法庭,要求三者承认自己的创作劳动,并赔礼道歉。

经过对《十送红军》和《送同志哥上北京》曲谱的对照,一中院得出结论:在《送同志哥上北京》独创的5个小节中,《十送红军》有4个小节与之相同。但该4个小节并非连续的,不能构成一个完整乐句,法院认定《十送红军》与《送同志哥上北京》不构成整体或部分实质性相似。但二者都源于江西民歌《长歌》。鉴于此,法院认为,中央电视台等被告的行为不构成对王庸著作权的侵犯,因此驳回上诉。

(文章来源:新京报)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审理王庸诉朱正本、

中央电视台、王云之著作权侵权纠纷案民事判决书(部分摘录)

基于本院认为《十》曲并非从《送》曲改编而来,而是从《长歌》改编而来,仅仅是在创作过程中借鉴了《送》曲的相关部分,且基于当时王庸署名的情况,朱正本等人的行为不具有侵权的故意,故王庸对于朱正本、中央电视台、王云之构成侵权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三条第(三)项、第十条第一款第(十四)项、第十一条第四款、第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确认《送同志哥上北京》系江西赣南民歌《长歌》的改编作品,原告王庸系该曲谱的改编者;

二、驳回原告王庸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三千五百一十元,原告王庸已预交,由其自行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三千五百一十元,上诉于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如在上诉期满后七日内未交纳上诉费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 判 长

宋鱼水

代理审判员

马秀荣

代理审判员

宋 莹

二OO四年十一月十六日

书 记 员

李 颖

书 记 员

王克楠

(来源:中国法院网)

综上所述可知:

1961年8月1日在北京音乐堂首演说明书《革命历史歌曲表演唱》中发表了《十送红军》。

2001年中央电视台播出由其摄制的电视连续剧《长征》,里面有《十送红军》一曲。

关于革命歌曲《十送红军》的词曲作者及创作背景

《十送红军》是一首家喻户晓的歌曲,凭借着优美流畅的旋律、情真意切的歌词,它几十年来一直受到人们的喜爱。但是,随着电视剧《长征》的播出,一场关于这首歌究竟出自谁笔下的著作权诉讼浮出了水面。近日,作曲家王庸诉空政歌舞团作曲家朱正本、中央电视台、总政歌舞团作曲家王云之侵犯著作权纠纷案二审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开庭。

一审:王庸享有《送同志哥上北京》著作权

在此之前,此案已经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一审。上诉人王庸一审中曾诉称,其为歌曲《送同志哥上北京》(以下简称《送》曲)的著作权人,1960年朱正本根据《送》曲曲调进行改编,形成歌曲《十送红军》(以下简称《十》曲)。2001年6月,中央电视台播放的电视连续剧《长征》中多次使用了《十》曲,王云之对该曲的部分内容改编增加了和声。在该剧的播出过程中,最初仅注明作者为王云之,后经朱正本提出,作者改为朱正本及案外人张士燮。对此王庸认为,朱正本隐瞒了《十》曲改编自《送》曲这一事实,王云之未经上诉人许可擅自对《十》进行修改并署名,中央电视台播放《长征》剧时大量使用了《十》曲,但并未注明改编自《送》曲且未支付报酬。据此,上述各方的行为均侵犯了上诉人的著作权,请求法院确认其为《送》曲的著作权人,并确认《十》曲改编自《送》曲,同时判令上述各方停止侵权并赔偿损失10万元。一审判决确认了王庸对《送》曲的著作权,但驳回其他诉讼请求。王庸不服,提起上诉,请求法院支持一审诉讼请求。

对于一审认定王庸享有《送》曲的著作权,双方都无太大异议。《送》曲是王庸根据江西赣南民歌《长歌》改编而形成的改编音乐作品。原审法院认定,虽然《送》曲与《长歌》在节拍、旋律、调式、曲式等方面有一定的相同之处,但也有很多不同之处,主要是:结构和词曲结合有不同,表达感情不同,增加了两个小节,另有三个小节明显不同。正是这些差异体现了《送》曲的独创性,体现了上诉人所要表达的思想感情和个性,从而使上诉人的作品得以区别于之前的作品,形成了不同的音乐风格和音乐形象。因此法院认为《送》曲达到了改编所要求的创造性程度,上诉人享有相应的著作权。同时,当时王庸虽然改编成了《送》曲,但并未署名。原审法院认为,《送》曲完成时我国尚未颁布《著作权法》,大家对著作权以及作者的署名方式等并不清楚,但不能因为当时署名的不当就永远剥夺了王庸作为改编者后来署名的权利,只要一个作品具有创造性,符合创作或者改编作品的要求,作者在日后就可以要求还原自己身份的真实。

二审:《十送红军》是否改编自《送同志哥上北京》

二审中,双方的分歧在于《十》曲改编的基础是《送》曲还是《长歌》。焦点问题集中在朱正本在创作《十》曲时是否接触过《送》曲和《十》曲使用了《送》曲具有独创性的8个小节还是4个小节这两点上。

王庸认为,朱正本是在实际接触《送》曲的基础上根据《送》曲改编形成《十》曲的。他说,1960年朱正本等人曾专门赴江西采风,应邀参加了在江西省九江市举办的江西省农村业余会演。在会演中听取了包括《送》曲在内的曲目演唱,并且拿到了江西省音乐家协会散发的节目材料,还应邀参加了《送》曲的演出单位——吉安代表队的座谈会,并记录了曲子和谱子。王庸表示,正是在应邀到会、听取《送》曲演唱并记录《送》曲曲谱的基础上,朱正本创作了《十》曲。这一事实有当时出版的书刊证实。

对此,朱正本反驳说,作为一名采风者去采风,必然会接触当地的一些民歌,并会着意搜集整理,这一点不可否认。但是,目前并无确凿的证据证明,当时自己就听过《送》曲并看过《送》曲曲谱。而即使自己确实接触了《送》曲,也不能认为其就是据此改编的,更不能由此认定侵权。因为当时自己收集了《长歌》的不同版本唱法,并听取了宣传员的演唱和演出节目。《送》曲与《十》曲同源于《长歌》这种民间歌曲的情况,会使二者不可避免地存在诸多相同之处。另一方面,由于当时《送》曲未署名,即使接触了《送》曲也不会知道是王庸改编的,仅认为是《长歌》的不同唱法而已,不具有侵权的故意。他们同意原审的最后认定结论:最多只能认定《十》曲仅仅是在创作过程中借鉴了《送》曲的相关部分。

王庸认为,“借鉴”,关键是使用的程度,如果是合理使用,那么就不构成侵权,如果是超出合理使用范围,那么就构成了侵权。怎样才会构成侵权,那么要看原审法院认定的“借鉴的相关部分”是什么内容?由此可见,“相关部分”达到什么程度是本案的关键。而据他们分析:首先,通过比对《十》曲A段和《送》曲,《十》曲A段与《送》曲24个小节中21个小节组成的旋律和过门完全相同,且《送》曲对于《长歌》的8个独创性小节完整地包含在《十》曲A段中,且成为其主旋律。其次,《十》曲A、B、C三段曲谱中的36小节的音符和音符排列与《送》曲一致,其巧合的可能性并不存在。基于此,他们认为,《十》曲与《送》曲部分内容相同是“抄袭”而不是自然的“偶合”,《十》曲是从《送》曲改编而来而不是仅仅“借鉴了《送》曲的相关部分”。

朱正本则认为,《长歌》有很多版本,王庸所谓的《送》曲改编的特殊之处其实在《长歌》的其他音乐素材和唱法中都有不同程度的体现。朱正本说,自己是从《长歌》的其他唱法中获得创作的营养和灵感。而从词曲结合的方式考察,《十》曲更接近于《长歌》,继承了一唱三叹的风格,而《送》曲过门上唱了词,与《长歌》过门不唱词明显不同,二者并存在表达感情和思想主题方面的不同,可见,从风格和表达感情的基调来说,《十》曲和《长歌》的距离更加接近,应认定《十》曲是以《长歌》作为改编的基本母体的。

另外,王庸还对朱正本侵权的故意性问题做了阐述。他认为,按照我国著作权法律及司法实践,著作权侵权实行无过错责任,侵权故意并不是侵权行为的构成要件,不能以没有故意而否定侵权行为的性质。

十送红军合唱曲谱

十送红军

演唱:合唱

(合)一送里格红军

介支个下了山

秋风里格细雨..

介支个缠绵绵..

山上里格野鹿

声声哀号

树树里个梧桐

叶呀叶落光

问一声亲人红军啊..

几时里格人马

介支个再回山

(男)三送里格红军

介支个拿那山..

山上里格包谷..

介支个金灿灿

包谷种子

介支个红军种

包谷棒棒咱们就能掰..

紧紧拉着红军手

红军啊

撒下的种子

介支个红了天

(女)五送里格红军

介支个过了坡

鸿雁里格阵阵

介支个空中过

鸿雁里格能够

捎书信

鸿雁里格飞到天涯海角

千言万语嘱咐

红军啊

捎信里格多保..

介支格革命说

(女)七送里格红军

介支个五斗江

江上里格船儿

介支个穿梭忙

千军万马

介支个江畔站

十万百姓泪汪汪

思情似海不能忘

红军啊

革命成功

介支个早回乡

(男)九送红军上大道

锣儿无声鼓不敲000

鼓不敲

双双里格拉着长茧的手

心像里格黄莲脸在笑

血肉之情怎能忘

红军啊

盼望里个早日..

介支个传捷报

(合)十送里格红军

介支个望月亭

望月里格边上

介支个搭高台

高台里格十丈

白玉柱

雕龙里格画凤

放呀放光彩

朝也盼来晚也想

红军啊

这台里格名叫..

介支个望红台

抖音歌曲十送红军二胡曲谱的介绍就聊到这里吧,感谢你花时间阅读本站内容,更多关于二胡十送红军独奏简谱、抖音歌曲十送红军二胡曲谱的信息别忘了在本站进行查找喔。

发表评论

取消
扫码支持 支付码